世间万物都在这个梦境中不断沉浮。

——That's my Dreamland.

© 舒改祈望。
Powered by LOFTER

是一则短小的个人说明。

写的东西都是自娱自乐,很多脑洞和双重含义也不强求被理解。而且,在我的叙述中,双王可能永远不会正式在一起。我不希望他们为了迁就对方而改变一丝一毫。
所以风车专注BE三十年。投诉也没用。
很多文都带有循环性质和互相联系的世界观,很多坑都没填完,不要着急,有生之年你会看见我把一切结束。

最后感谢一直阅读着我的文、为我点赞的小天使们,如果你们乐意评论我也会很话唠。
感谢你们的支持,晚安。

【金剑】时间旅人。

七夕贺。
因为只是个超短篇,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以再拎出来说的点。
是个细节狂魔,揉合很多世界观,但并不想解释。
热衷于BE的自我状态下诞生了这些胡言乱语,感谢观看。

提前说声七夕快乐。希望两位王者也能够幸福。

我记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发生的事情都像是不曾存在一般,无法予以确切的描述。如果你愿意听我用乏味的言语,来试着传达我眼见的所有,就请耐心等候吧。

我从一个牧羊人那里听到了这个故事。
王者与他的骑士。高傲的王因为骑士的劝谏,最终稳定了国家。似乎是千篇一律的,我早已听腻了的故事。
牧人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只是微笑,他转过身叹息。他告诉我那位王沉睡的陵寝就在前面,穿过了这片森林再越过那条永不冻结的河流,就可以...

【金剑】许愿池

超超超短篇,复健产物。半小时的短打,暂且可以当作五战幕间剧情来食用。


“刚刚你抛出去的是什么——?”


圣诞过去之后显然商业街上的节日气氛并没有被冲淡,精于打算的商人们总是会抓紧机会聚敛钱财,而英雄王从来都不在乎这些事情,唯一令王者在意的仅仅是他的王妃,即便是成天围绕在王妃身边的那些杂碎也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不过坦白说来,也正是这些杂碎屡次阻挠了英雄王的婚礼计划,但吉尔伽美什可不会因此而退却。

被王所宠爱的那个少女却毫无自觉。虽然有时也会质疑英雄王的目的,但多数时间还是在兼职了饲养员的某位王的投喂下舒服地躺成一头狮子。

于是某天吉尔伽美什又将阿尔托莉雅约了出来,...

【随笔】由一道题目引发的脑洞

今晚群里一开始聊出来的文艺内容,看起来似乎挺适合双王的?


“一滴水遇见一个空间……

“他们相知相识,相恋相知;但因为空气的流动让他们分离。

“——啊,多么不舍!空间永远定格在那儿,无法向水伸出手……”


“水一定会干涸。”


“你是这么想的,小阿尔托莉雅?”


吉尔伽美什放下书,饶有兴趣地看向趴在自己身旁的小女孩——还是幼女形态的阿尔托莉雅。


“是的。”阿尔托莉雅眨了眨纯真的眼睛,无比坚定地回答。


吉尔伽美什忽然觉得自己讲了这个故事就是一个错误,对于这个未来将成为自己新娘的女孩儿而言,了解这些东西,似乎还早了些。也就是早了一些而已。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实...

【未完】你与你与我[序曲]

 【 序曲-培育蔷薇的泥土是尸体化成的 】

【 “你本不应当拒绝,从梦中醒来的时刻才会看见的,真正的世界。”——无名歌者 】

安静深沉的夜里,本不该有兵器碰撞的声音。
夜晚的盛宴刚刚结束,正是巴比伦王宫里的灯火尚还通明的时候,身为主角的王后却已经从所谓“牢笼”中逃脱。

阿尔托莉亚在跑。
 
必须快一点、再快一点,穿过这片森林就可以到达了,旧国不列颠的边界。这个令人鼓舞的预兆似乎也为她带来了无穷尽的力量,踏出的每一步都坚定而有力。
也并不是每一步都是如此。
更多的是不舍,内心充溢着的难以言说的感情,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
眼睛发涩,似乎是只要低下头眼...

【风生】第四夜清明。[番外·菏泽的清明节]

那孩子来这里的第四天,天气很不错,多云,有风,阴沉沉的很适合扫墓。临近中午的时候开始下雨,又细又密的雨交织成雨帘,我找出了两把许久未用的伞,递了一把给她,带她去近郊的那个墓园里,探望她的故人。这样忧伤而又虚假的气氛,我不是很喜欢,尽管我很擅长营造类似的氛围。藏青蓝绸面的两把伞,珍藏了十多年之后终于派上了用场。我跟在她后面走,看她身上的黑色西服,看着她小心地在雨里走,似乎过分专注于自己的目标。

那孩子的名字是Altria,职阶为Saber,第五次圣杯战争的赢家,由于未知原因战后停留在现世,这么一停留就是几年。这个时间应该足够久了吧?用这么多时间忘记一个人,应该足够了,但她却一直对那个男人无法忘...

【风生】第四夜清明。[3]

世界上就是因为有如果,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错过。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在细节处影响人们的生活和未来,造成了那么多的意外,那么多的悲剧在人们眼前一次次重复上演,人们却下意识地认为那只是“演”,离自己很远,在自己的身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有时,人们宁愿相信自己所谓的运气也不愿相信真理。在不该笑时笑,在不该哭时哭,逆转了情绪封闭了内心,拒绝与外界的接触,拒绝看着自己的眼睛。

午夜的人行天桥上,风景真的很漂亮。星辰将夜空分割成不同的区域,深蓝的夜空里一闪一闪的白金色亮点,仿佛会不朽永存。

说是送他回家,却陪着他逛了许多地方包括公园和城市中心的广场。傍晚时城市中心渐次亮起的灯火现在可以完全盖过星辉月色,香...

【风生】第四夜清明。[2]

小城并不大,但城市的东西两端却有着不同的景观,沿着主干道穿越大半个城市去往另一端的某个地点,就像是在时光里穿行,情不自禁地放轻了脚步。
早晨城市的街道很安静,一根羽毛轻盈地在空中飘,白色的小小的,没有风吹过它在垂直地向下落。远处的高架桥上偶尔有汽车驶过,城市里的建筑和人群还没有苏醒。黑色偏灰的沥青路面上黄色的直线格外醒目,偶尔会有几只青色的鸟停留在线上,在有人走近时几乎同一时间地“扑啦啦”地拍动翅膀飞进白色的雾气里,于是就不见了踪影。
Altria手里捏着菏泽给的信用卡和公交IC卡,站在与委托人约定好的咖啡店门口抬腕看了看手表,黑色的表盘上画着她的红色令咒,像在黑暗里肆意铺张开的血液,血腥黑暗妖娆...

【贺文】错序逆流。

最终决定搬运回主号。正文如下。

是送给阿诗的贺文。

—————

0.
惟愿逆着时光的洪流向上,追寻你生前留下的光辉足迹。
1.
还能回到过去吗。
她在下沉的过程中一边不无悲伤绝望地想着,向上面伸去的手,手背上还能看见那个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红色的三叶草图案,简单却具体清晰让人不得不联想起寒风凛冽的那个平静无事的夜晚,他的怀抱他的轻吻他手掌心的温度。对于她来说度过的那段日子简直就像是奇迹一般,然而最终星光还是陨落在了黑暗之中,再没有复苏的可能性存在。
【三叶草的花语......究竟是什么呢?】
黑色的头发被不知名的液体急流冲散开来,眼角滑下的晶莹透明的泪珠向四周散开,她喃喃自语着阖上了双眼舍弃了最后的那一...

【风生】第四夜清明。[1]

 嘘......在清明节之前,都请不要让阵线的伙伴们知道有这篇文的存在。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TO阵线的伙伴: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我才不会觉得自己无趣。
我知道,在未来的爱着双王的那条路上,我并不会一人独行。

—————

——这个世界可不可以变得空虚,让这里只有我与你。
——Could the world be empty, and there's only you and me. 

第四夜清明。
文\治(致)愈(郁)小能手风车

好像要走过很久远的时光才能看见他和她的过去,揭开那一层白纱布,不管其下隐藏的究竟会是鲜血淋漓还是欢声笑语。那些他们曾经拥有过的东西再也不复以往的生机,记忆...

1/2